Baader-Meinhof

我知道她是个孤独的人
即使别人看不出
因为我感同身受
迷失,孤单,没有存在感
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
好像,只要你想,你就可以伸出手穿过我
相对于现在真正的我,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
我知道我在努力
但必须要做的我却没能力做到
我就像是匹诺曹
一个木头做的男孩,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孩
这让我好痛,好痛

世界经常会让我感觉个人的挣扎毫无意义,所以我选择不去看,不去看那些逃窜的难民,不去看那些被拘禁的战地记者和志愿者,不去看那些被拐卖的妇女,不去看在街边的乞丐,不去看那些被虐待的儿童,不去看那些苦难,好像它们不曾存在,但那些痛苦,那些人的挣扎是真实的。但我他妈什么都做不了。我不想什么都做不了
there's so much pain.

图源见水印。

太古汇外墙有板哥的大幅海报
不要问我为什么有时间拼图,因为我只能拼图了,忙的连做视频的脑洞都凉了,头也要秃了

1

广大

1

又是我

13

痴情司

  Topic:痴情司

  

  Author:饕餮

  

  Tips:清水文,双视角,OOC严重。

  

  CP:娇彻

  

  PS:未见Fin字样未完结,OOC严重慎入。

    


      •陈阿娇最讨厌的事物有两样,其中之一便是仰视着别人。

  

  她用双手挡住直射她眼睛的太阳光,对着正颤着腿向树枝尽头的风筝伸手的小孩喊道:“喂,你可以没有?”仰视他的动作让陈阿娇很烦躁,明明是自己为了惩罚他才让他爬树,结果到头来自己的脖子也跟着遭罪。

  

  “就可

7 10

I'm sorry that i am not a person anymore,I am a problem.

【帕苏】Close 亲密关系

  


      说明:楚子航消失的世界线|私设有|背锅组炮友关系|生怕翻车只好强行省略|OOC严重


 

  帕西将苏茜有些凌乱,遮住她眼前的发丝别到她耳后,蹭着她脖颈,而后暧昧地紧贴着她的耳边小声问道,“待会想吃蛋糕么?我可以买来。”

  

  耳边克制的喘息声简直让他爽的后背都在发麻。

  

  苏茜被他紧紧压制着,勉强拧过头,想躲避他亲吻的姿态,“我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说话…也不喜欢接吻…”

  

  “好好好,那我就乖乖地做我的本职工作。”

  

  帕西不再去追逐她的双唇,而是开始啃咬着她的后背,他...

3 18

每次一脆弱,一抑郁,就期盼着自己来大姨妈,因为这表示自己的抑郁也不过这样。

1 1

越脆弱,越想有个哥哥,但没有,只会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。

13
 
1 / 4

© Baader-Meinhof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