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ader-Meinhof

我知道她是个孤独的人
即使别人看不出
因为我感同身受
迷失,孤单,没有存在感
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
好像,只要你想,你就可以伸出手穿过我
相对于现在真正的我,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想成为什么样的人
我知道我在努力
但必须要做的我却没能力做到
我就像是匹诺曹
一个木头做的男孩,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孩
这让我好痛,好痛

我们同天降生,也该同天死去

3 6

【Robsa/萝卜珊】the way road doves do it

作者:kingandqueeninthenorth  


CP:Robb Stark/Sansa Stark


Tips: 兄妹骨科,小指头反派预警,Implied Rape,现代AU,未授翻,原文的自带的语言韵律性比翻译好很多,且不以情节取胜,建议阅读原文


Summary:

    The diner is small, and mostly empty, so the sound of the small radio behind the counter carries through the air. Sansa Stark: seventeen...

7 14

除了不会画画外,我的CP人生圆满了。

4 12

It was Robb she wept for.

source:@sansalayned(tumblr)

19

【Robsa/萝卜珊】所谓兄妹

 

  *现代AU,私设如山
  *冷CP骨科向,戳雷慎入
  *隐晦的爱意,偏亲情向
  *只是想写一下萝卜珊的兄妹关系(隐晦地带有琼恩),全当练手了

    

      珊莎坐在柠檬树下,捧着她那本烘焙书。
 
      现在已经是深秋了,坐在外面有点冷。但她想坐在这里,从这里可以透过落地窗看见她哥哥正顶着一头乱毛,站在冰箱前,有点茫然失措地想着应该吃什么早餐。母亲和弟弟妹妹都去...

6 20

昨天和母亲聊到结婚的问题,她说如果不结婚的话我生你干什么呢?这简直和大大和她的母亲的对话如出一辙。正巧的是,我和大大的父母亲都是属于婚姻不幸福的那种,所以在想,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她们相信她们的女儿以后肯定能找到一个对的人,幸福地共度余生呢?

去了汤不热才知道,这对其实不凉。

“With me?”
“Always.”

1

雨是戴安娜闻到的史蒂夫呢大衣里的气味
雨是佩吉对罗杰斯说的那句“你远不止如此。”
雨是彼得帕克在葬礼上偷偷看着格温背影的目光
雨是爱德华多在加州淋的那场雨,那场马克来不及停住的雨
雨是我没有递出去的伞
雨是理查德麦登的蓝眼睛
可我记得最深的还是每一场索科维亚下的雨,间或雪花,纷纷滴落融化在男孩银色的发间,是他温暖的手,挤在一张床上的拥抱,是他细密的落在额头上以示安慰的吻,是他陪伴她走过的春夏秋冬,陪伴她走过的一生,是他漫不经心的语调,是他潦草不成样子的退场,是他。

1 94

【授权渣翻】【Robsa/萝卜珊】the wolves at home (合集)

  作者:kingandqueeninthenorth

  

  CP:Robb Stark/Sansa Stark

  

  原文地址

  授权图:

  

  Tips:兄妹冷cp向,有车,渣翻。

  

  原文10645个词,19条评论,点赞数192,一发完结,翻译共19213个字。

  

  Summary:

  

  His victory is an empty one. The North is mostly ashes, and Winterfell is a shell. His people return to him, half the number...

8 46

【未授翻】【Robsa/萝卜珊】the wolves at home (4)

  ---

  只有很小一部分的提利尔家的女孩把这归结于兄长的爱。

  有时,他和珊莎的夜晚会开始得早一些,有时就在晚饭之后。当他极不耐心的时候,他会扔下埃莉诺去找珊莎。在晚饭后他本应花些时间和埃莉诺在一起的,但他就是无法集中精力,尤其是当他想到珊莎在等着他。

  有些夜晚他会尝试变得友好,尝试忘掉他妹妹修长的腿以及她诱人的腿间。那些夜晚他会和埃莉诺在一起,假装他很关心埃莉诺所说的话。他花了如此多的时间假装他很在意那一切。

  那些他和埃莉诺在一起的夜晚也是珊莎尖叫的夜晚。

  噩梦的侵袭自她从君临回来有所平息,但这不意味着它们就此消逝。

  它们往往随机出现,但通常都出现在罗柏没...

16
 
1 / 6

© Baader-Meinhof | Powered by LOFTER